第二章  成形

 

從上一次最後洛蘭拉米爾想拿刀插死卡諾提德的事件之後三個月,兩人也算是步上了這遊戲的正軌、學會了大部分在這遊戲中所需要的基本技術。

「我說拉米爾啊,你真的要全都學喔?」在這三個月當中的基礎課程,因為在關鍵的答題中被打槍、導致學習評價降了一級而差點和洛蘭拉米爾幹起架來的漢格拉斯緊皺著少見的火焰眉說。

「哎,你不是凡事都求頂尖嗎,怎麼反倒是第一個提出質疑的人?」洛蘭拉米爾剛點完修業申請書,將資料送出去後笑說。

「就是因為他都只求頂尖才會這樣問你啊,拉米爾。」另一個戴著單框眼鏡、據本人所說在現實也真的是航艦設計師的迪沙,也點好了申請書並送繳出去:「多系別同時進修不只是技能研習的進展會變得極為緩慢,你本身也記不起全部的知識吧?」

「他哪可能做得到,平常單字考試都叫我幫他作弊了。」還想著該選修哪一系別的卡諾提德聽到這忍不住笑說:「叫他把那堆文字記進腦袋裡,不如一槍打死他比較快!」

「要不要我先一槍打爆你的──哦。」當洛蘭拉米爾還來不及說出要打爆什麼的時候,手環響起了訊息通知的鈴聲,是一封要求視訊的通知。

「視訊?靠!」探頭過去看的卡諾提德用力拍了拍洛蘭拉米爾的肩膀大笑說:「你哪時跟她有聯絡的?沒必要偷偷摸摸的啊,幹嘛這麼見外!怕我們會搶哦?」

「不對,我根本沒把編號交給她啊。」看著螢幕上顯示的頭像,知道卡諾提德一定會鬧到底的洛蘭拉米爾乾脆在他要接著鬧之前,一把抓握住他的嘴巴才繼續說:「她是怎麼知道我的編號的?」

「哈囉,是伯多格學弟對吧?」洛蘭拉米爾一點開視訊後,三個月前見過的少女唯音在攝影鏡頭前開心的揮著手說:「我可以直接叫名字嗎?不過你的名字也挺長的耶,就用拉米爾這樣叫你好不好?」

「我不記得我有跟你交換過編號。」洛蘭拉米爾毫不留情、一桶冷水直接往對方身上潑過去。

「哎呀,這晚點見面的時候再說啦。」唯音推衍的搖了搖手笑說:「我還有點事情要處理一下、嗯,那就今天下午三點在饒香餐館──不,月光咖啡廳碰面,要記得來喔!」她笑著眨了眨眼,也不等洛蘭拉米爾回應就結束通訊。

「唔嗚唬,唔嗚嗚唔嗚嗯。」雖然被封口不能說話,卡諾提德還是發出了一陣怪聲嘗試著做表達。

「要是有這麼好的事情,我在現實哪會遇不到?」只憑怪聲中的音調就猜出他在說什麼的洛蘭拉米爾嘖聲說。

「即便是NPC,赴這個約也沒有壞處,反倒該說正是因為NPC,才該去赴約,她說不定掌握了什麼樣的關鍵。雖然這是近乎全擬真的遊戲,但畢竟是款遊戲,能拿到好處的機會應該不小。」接下來迪沙刻意壓低了聲音,用只讓隊友們聽到的音量說:「不過她身旁要是有其他玩家,那就要警戒他們,雖然同聯邦理論上是不會互傷,但有可能為了到現在還條件不明的賞金從旁掣肘、暗中做鬼。」

「這不需要擔心,憑那種才氣是構不成威脅的。」漢格拉斯輕哼了聲說:「更何況,真正在拚那賞金的玩家也不可能有多少,大多都是抱著有機會拿就試試的心態而已。只想玩樂享受這款遊戲的才是多數人,當然也包含我們這幾個。」

「你講得似乎跟想得不大一樣哦,漢格拉斯。」洛蘭拉米爾頂他一個肘子笑說:「好了,我下午會去赴約,你們有機會的話也多找些人拉近關係,玩遊戲不拚一下最強的話,感覺實在是會少些樂趣啊。」

「第一次約會要加油啊,你這沒把過妹的臭阿宅。」卡諾提德使勁往洛蘭拉米爾的脇下撞上挾帶報復的一肘子挖苦說。

「需不需要我先送你去跟上帝約會啊?」只可惜這下暗算來得不夠陰險,洛蘭拉米爾側身一把夾住卡諾提德的手肘,把它掰彎到常人難以搆及的位置後說:「說不定有哪位好心的天使妹妹能達成你的心願哦?」

「你們兩個該住手了。」漢格拉斯在卡諾提德設法拆招前開口說:「太引人注目可不是好事。」

「也對──啊!」聽話放手的洛蘭拉米爾正要提起另一個待商議的話題時,手環響起了強制登出前的警告鈴。

「唉啊,算來是差不多該登出了。」跟洛蘭拉米爾同時登入的卡諾提德關掉手環的警鈴說:「看來你第一次的夢幻約會要報銷囉?」

「發訊息請她提前和你見面吧,拉米爾。」迪沙沉吟了會兒說:「這樣要是有什麼事難以脫身,也有個方便的理由。」

系統上強制登出的機制會在玩家被強制登出後,替玩家對NPC做好善後處置,大多都是會以一些稀鬆平常的理由結束與NPC的交流,並且在再次登入前拒絕接收任何NPC的即時通訊。

「唔......」原本想藉此推託的洛蘭拉米爾皺了皺眉,還是發了訊息出去。

約莫三分鐘左右,唯音很快地回了一封簡短的訊息:「十分鐘後、你宿舍門前。」

「靠,這樣就抱回家了?!」擠在洛蘭拉米爾旁邊看訊息內容的卡諾提德驚訝地說:「雖然是NPC,但這也太爽了吧?」

讀完這訊息的洛蘭拉米爾只看了漢格拉斯一眼,漢格拉斯點頭後難得跟人搭上肩的搭著卡諾提德的肩膀說:「你之前是主修星海航艦吧?去那看看能不能招攬到不錯的隊友。」接著在卡諾提德抵抗前將他架離開。

「說實在話,這想要避開眾人耳目是不可能的事情。」跟洛蘭拉米爾並肩走向宿舍的迪沙低聲說:「那個叫唯音的女孩全名是魅煌唯音,是聯邦首席指揮學院的優等生,連在設計師學院區都能聽到她的名字。」

「你不如直接說結論吧,十分鐘而已。」洛蘭拉米爾也壓低聲音說:「你要說的是不是她正在招募隊員?」

「有一半對。」迪沙搖了搖頭說:「漢格拉斯和我兩個實際就有經驗的也就罷了,但在進遊戲前根本沒接觸過的你們,加上實測成績也沒特別突出,她怎麼會想找?」

「喂,你是存心損我啊?」洛蘭拉米爾翻了個白眼才接著說:「不過你怎麼會認為漢格拉斯有經驗?」

「雖然他似乎是不想說,但光看他射擊時的習慣動作就能知道。」迪沙微微瞇起眼說:「那種樣子,他要不是打從會走路開始就碰槍,那就是他實際上比二十五歲還要更年長。不信邪的話你可以試試,去模仿他在射擊時的一舉一動。」

那種動作誰學得起來啊?洛蘭拉米爾抬了抬右眉說:「嘖,先不管漢格拉斯,你是要我打探清楚原因再決定嗎?」

「不,我希望你能在她提出入夥邀請時立刻點頭答應。」迪沙手調整著單片眼鏡、嘴角帶著一絲邪氣微揚說:「一定要做到毫不猶豫,讓她問你為什麼答應得如此乾脆。」

「你也太早下定論了吧?根本沒什麼根據能確定她是要邀請我們啊。」說是這麼說,但洛蘭拉米爾也揚起嘴角笑說。

「其餘的就不需要我再多說了吧?」迪沙輕拍了拍洛蘭拉米爾的肩膀,往那一天只啟動兩次的傳送室走去。

等洛蘭拉米爾走到了自己宿舍門口,那三個月前才見過的藍紫髮美少女唯音正倚在門框邊開心地向他招手。

「魅煌學姊。」洛蘭拉米爾微微躬身敬禮說。

「哎,剛剛在視訊裡還這麼兇的,怎麼畢恭畢敬的叫起學姊來了?」唯音歪了歪頭笑說:「不過在走廊上說話總有點不自在,能進你房間聊嗎?」

成為附近眾人目光投射焦點的洛蘭拉米爾點頭,用手環刷過感應鎖打開門說:「請進。」

「好哦。」唯音迅速地在洛蘭拉米爾的臉頰上親了一下,笑顏展開的她讓自己飽滿白嫩的酥胸緊貼在洛蘭拉米爾被挽著的手臂,倚偎著走了進去。

「喂,你想黏到什麼時候啊?」一進到房間裡,原本還恭維著的洛蘭拉米爾語氣立刻沉了下去說。

「到你說不要了為止呀。」臉頰輕蹭著他臂膀的唯音笑說:「這不完全只是做給別人看唷,你如果想要,人家也不會反對的哦?」

「難道你談正事都是這樣抱著其他人的手臂?」洛蘭拉米爾用另一隻能活動的手點上兩份飲品說。

「你是真的討厭我哦?」唯音依然沒鬆開手,一副可憐地抬頭看著洛蘭拉米爾說:「不然這時候也該裝傻順著我一下嘛。」

「不會,但這個樣子可不該讓它習慣。」洛蘭拉米爾將送來的飲品一杯遞到唯音面前的桌上,一杯加了點糖攪拌著說。

「這可不行唷。」唯音讓自己更貼近著洛蘭拉米爾說:「有女孩子在身邊的時候怎麼可以愛理不理呢?而且之後你可要習慣陪著我哦,這樣找你入夥才方便。」

「得用這樣的理由?我有這麼差勁嗎?」洛蘭拉米爾無奈地笑說。

「你以為沒人想加入我的艦隊呀?那可是多到夠從這兒一路排到隔壁學院的唷。」講到這微微噘起嘴的唯音露出不服氣的表情說:「說來這樣你也不吃虧呀,到現在想追求我的人可是排到隔壁星系都排不完呢!」

「比起這個我更怕麻煩。」而且你還只是個NPC啊......唔!

「要是怕其他人說閒話,那就用你的實力堵住他們的嘴呀。」唯音伸手捏拉著洛蘭拉米爾的兩頰說:「實力就是最好的通行證囉。」

「找個才在學院裡鬼混三個月的人入隊,你就不怕踩到地雷啊?」洛蘭拉米爾嘖聲說:「該說是已經踩爆了地雷都沒感覺啊?難道能一路排到隔壁學院的,或者是夠排到隔壁星系的那些人會比這樣的人好?」

「不然──就當作是我喜歡你好了?」軟嫩的胸部已經緊緊擠貼在對方身上的唯音輕啟朱唇、微吐蘭香的說:「你說,這樣好不好?」

「呵呵,我會被能排到隔壁星系的人圍剿掉吧。」而且你也不能被我抱回家啊,我怎麼在現實就遇不到這種事?沒天理啦!

「那,只要插了旗就沒問題囉,對吧?」

當那鮮嫩誘人的豔唇漸漸要貼合上去時,嗶嗶鈴聲響了起來。

「啊......」

一瞬間意識像是被人拿刀斬斷了,睜開眼的洛蘭拉米爾回到了現實中的房間裡。

「靠,不是應該還有半小時嗎?!」從虛擬機的幻昏感中清醒過來,洛蘭拉米爾急罵著,卻對登出後的半小時限制沒轍。

系統接手之後會幫自己閃吧?該死的應該會吧?想著剛才登出前的最後一幕,洛蘭拉米爾可是冷汗直流不止。有正妹是很爽沒錯,但這兩者利弊間弊大於利啊!

「拉米──啊?」同樣也被強制登出的卡諾提德出現在螢幕上,他看了看洛蘭拉米爾的樣子之後說:「你這反應有夠奇怪的,要嘛被甩了之後落寞哀傷,要不就該是把到手爽歪的高興著啊?滿頭汗是怎樣?」

「你先閉嘴。」腦袋思路還沒整頓回來的洛蘭拉米爾點掉了視訊視窗,人一仰往躺椅上倒後長吁了口氣。

自己可不擅長應付這種事啊......又嘆了口氣的洛蘭拉米爾點開冰櫃拿了罐飲料,貼在自己額前冰鎮著轉到快開始燒得腦袋。

不過她這麼主動黏上來是為了什麼?雖然說是NPC,但既然有正常的智慧思考,那就應該要有理由才對吧?

難道她真的是喜歡找水準平平的入夥?別傻了這個,拿性命開玩笑才會這樣幹吧?洛蘭拉米爾不斷重複著提問和反駁,研討了許久終究是沒找到原因。

話說自己很喜歡這一型的是沒錯,但她畢竟不是真實存在的人物啊,唉......難道就真的這麼倒楣?

一面哀嘆著自己運勢不濟,一邊隨手翻著下周要繳交的報告作業資料,洛蘭拉米爾決定等上線之後再來煩惱這個問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平丸廢也 的頭像
平丸廢也

拖稿專家

平丸廢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