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起始

 

「嘿──這遊戲似乎不錯嘛?」一手點著投影懸浮著的觸控按鍵、另一手拿著製作過程只有五秒的速食在嚼食著的少年,仔細查閱著雖然並非實體、但也呈現出完整厚度的磚塊說明書。

躺臥在以磁力懸浮、能隨著使用者身形調整至健康舒適形狀的躺椅上,少年以輕鬆自在的姿勢翻讀著眼前呈現的圖文資料。

而少年正在翻閱的是一款由亞細亞、亞美利堅以及歐羅巴三大聯邦高層指派成員所組成的團隊進行開發、將未來規劃以及太空星際發展做成一套虛擬實境的網路遊戲。在這科技進步到以前人類是望塵莫及的世界,這遊戲被開發出來最主要的目的,是因為資源不夠的問題終究擴大成人類的存亡關鍵。

這遊戲雖然開發上也花費相當驚人的數字,但比起實際去為了未來規劃所需的花費,已經是要便宜得太多。當然,藉著網路遊戲的形式,還能夠發掘未來可能成為棟樑的有力人才。

明明只是款遊戲,為什麼會這麼說?因為在這遊戲中,除了死亡率比現實還要低之外,基本上條件都是一樣的。在這之中能成為遊戲贏家的人,自然需要足夠的領導、策畫、經營、人脈等能力。

為了刺激加入的玩家能夠發揮全力,聯合國政府不只大肆宣傳這款遊戲的存在,還特地懸賞了一筆還沒公布獲得的條件,數字卻夠普通人花上三輩子都花不完的獎金。

遊戲內容大體上是這樣的:玩家將要扮演一名星際發展初期、開拓外星殖民的行動要員。在這遊戲裡,玩家可以選擇扮演衝鋒陷陣、英勇殺敵的軍人,也可以扮演維持國內經濟發展、與戰事較無直接關聯的商人,也有維持國家戰力以及機動力等,作為器械後勤的設計技師,或是以高超的交際手腕替自己陣營贏取最大利益的政客。雖然這麼說,但實際上這遊戲並沒有“職業系統”,而是用各式技能去做角色的強化修正,讓玩家能照自己的意願調整出自己最喜歡的角色職業。在創建角色時,基底素體還是建立在玩家本身的樣貌上,開始創建角色前會先要求玩家配合掃描,不過在遊戲裡還是可以做一定幅度的改動,像是修改毛髮長度、去除或增加傷疤痕跡、臉型以及五官上的變化等,但身材在創建角色時不可以做出更動,只有在遊戲中的各種行為影響會使身材產生變化。

還有,在這款遊戲中所接收到的感受,是完全比照現實中會有的感覺,痛覺接收度也是百分之百完全擬真。

在遊戲裡,時間流逝的速度是現實世界的一百二十倍,也就是在遊戲裡度過十天的時間,在現實只會過兩個小時而已。而每次遊玩時間經過現實兩個小時的最後三十秒,系統會通知玩家即將在遊戲時間的一小時後被強迫登出,並且在現實時間經過三十分鐘後才能再次登入。這項設定是為了避免遊戲對玩家在現實中造成意料之外的傷害。

至於實際能施展、使用的能力叫做“技能”,在這遊戲裡,玩家都會得到一個“技能手環”,所有想使用的技能,都是由玩家自行演練開發、並且登記儲存到手環裡之後,才會有系統輔助修正來幫助玩家順利施用“技能”。

技能本身有因應各種狀況的熟練度,這項熟練度會影響你使用這項技能去做事情時所展現出的成果。例如說同樣擁有“器械維修”、但熟練度相差甚遠的甲和乙兩人,在使用器械維修後所展現的成果就會有明顯的差異,有可能高熟練的甲只需要十分鐘就能完成的維修,但熟練度低的乙卻花了整整一個鐘頭才做得完。

雖然手環本身很難被拆解下來。但這手環在被竊盜時視為可以竊取的目標之一,也能夠在手環持有者死亡後被輕易的取下,並且在技能手環喪失後,所有技能都會強制處於被封鎖無法使用的狀態,只能在奪回手環並重新裝備遊戲時間二十四小時之後,才能再次使用被封鎖的技能。同樣的,奪取方也必須裝備同樣時間之後,搶奪來的技能才會發揮效用。

在此順帶一提,在這遊戲裡死亡雖然不會死人,但是角色資料除了玩家好友名單等少數資料之外,會被系統一乾二淨的整個刷白,就像是這角色真的在這遊戲中死亡了一樣。重新創建角色並重生時,設定上將是一名大戰中幸運生還的倖免者。

當然,每個玩家登錄帳號時必須要用身分證明數據晶片來做登錄,每個帳號同時也只會有一個角色。玩家死亡後可以立刻創建角色,但必須要等過現實時間的二十四小時之後,才可以登入遊戲世界。

遊戲裡的世界分成三大聯邦陣營,分別是亞細亞聯邦、歐羅巴聯邦以及亞美利堅聯邦,玩家可以自由決定要加入哪一個聯邦成為該聯邦的一員。

「哦……聽起來有點像角色扮演版的戰略遊戲?至少這不會又跟我說是要整天打怪刷副本了吧?」少年隨手將紙包裝扔到一邊,點開了了下載安裝的界面:「而且還有獎金可以拚──哇喔,這也太貴了吧?」少年驚訝的不是獎金的金額,而是下載這款遊戲的費用,這可會佔走我半個月的生活費啊……

當鬥志燃起的少年被高額費用殺退氣勢,而開始猶豫該不該繳付出那出乎意料的價格時,螢幕右下角跳出了一個視訊窗口:「喂喂,你有看到那遊戲了吧?」視窗裡的人是個一頭銀白亂髮、鼻頭一堆雀斑,看起來比同年齡還瘦弱的少年:「要不要一起玩啊?還可以拚獎金耶!」

「我說過多少次了,卡諾提德?要開視訊得先按拜訪鈴!」少年無奈的嗤了聲,看著與自己認識了好幾年的好友說:「先不管那不知道多難得到的獎金,這遊戲也太貴了!」

「誰叫你成天花在一堆奇怪的開銷上,洛蘭拉米爾?」看著那一如往常的左旋紅短刺髮、表情越來越難看的洛蘭拉米爾,卡諾提德大笑著說:「我先幫你出一半的錢啦,下個月還我就行,這樣你總肯玩了吧?」

「嘖……」想罵回去卻又沒立場的洛蘭拉米爾點了點頭說:「好啦,等會兒裝好遊戲了再叫你。」

 

等遊戲安裝完畢,洛蘭拉米爾創建完角色並進到遊戲裡時已經是一小時之後的事情了。

點開真實好友群組,把卡諾提德的名字拉到遊戲裡的好友名單後,一看到那長得要命的暱稱,洛蘭拉米爾忍不住點開他的對話框大笑說:「你他媽的取這啥鳥毛名字啊!」

「繼承天上天下以及天地無雙兩個名號,以武器作為稱謂才是我流一貫傳承下來的傳統!」卡諾提德虛握著根本不存在的武器擺在自己眼前,閉了一會兒才睜開眼接著說:「不過你怎麼還用本名……喂!」卡諾提德拉近了鏡頭仔細看了看才接著說:「你右眼為什麼是翠綠色而不是原本的深藍色?我怎麼不能改!」

「不是很久以前就跟你說過,我右眼不是純色?」洛蘭拉米爾輕拉開下眼瞼說:「我只是改了一下對比和飽和那些設定,就出現翠綠色啦。」

「靠,你這死中二啦!」羨慕地咬磨著牙的卡諾提德說。

你的行為舉止和稱呼可比我中二多了……沒把這話說出口的洛蘭拉米爾點開了新手日誌說:「哎,我們這些新角色在設定上,似乎是聯邦學院裡的學員之一?」

「喔,那些啊。」卡諾提德一換剛才羨慕得要死的樣子,擺出教師的架子點了點頭說:「用其他遊戲的說法來說,這邊就相當於新手村喔。我們在這遊戲能有收入之前,都是處於新手狀態,不過這遊戲並沒有新手保護之類的系統,所以要小心有些專殺新手的玩家。在脫離新手之前,我們能在學院裡挑選自己喜歡的技能去進行學習訓練,食衣住所都有學員宿舍提供,直到我們能夠脫離學員、也就是新手的身分為止。」

「……你是把說明書整個背起來了嗎?」洛蘭拉米爾斜眼盯了卡諾提德一會兒說,這小子怎麼不會把這種熱情用在其他地方上?

「那是當然的啦,不過這遊戲創角色的時候不能改身材設定,這點我還是覺得挺討厭的。」卡諾提德捏了捏自己虛擬的手臂說。

「多練練說不定就練出來啦。」洛蘭拉米爾說:「這遊戲不是會因為遊戲裡的各種行為而影響角色的身體嗎。」

「但這遊戲擬真程度這麼高──啊。」當卡諾提德話說到一半的時候,外頭清脆響亮、如同教會裡能聽到的鐘聲悠長清晰的從學院頂樓傳送出去。

「雖然這遊戲沒遲到或翹課的問題,但少一次課程就等於少了一次提升能力的機會啊!」視訊裡忙著打理衣著的卡諾提德說:「洛蘭拉米爾你也快準備一下,然後挑一門課去上課吧,等今天課程結束了之後再見!」說完關掉了對話視窗。

嘖,我連有什麼能學的都不知道啊……來不及問的洛蘭拉米爾點開學院查詢視窗,隨便挑了一項看起來比較容易的課程點選參與後,跨入宿舍門口前的傳送點傳送離開。

 

「哼哼,一群小混球自以為公正高貴搞崇尚。」站在講台上的講師是一個除了教師制服以外看起來都非常邋遢的瘦小男人:「來聽課的全都給我記清楚了!不論你是真心想聽或者手滑按錯課程的,在與人相互鬥爭時,秉持自尊高潔絕對是最不可取的事情!這堂課會教你所有你能遇到的狀況下,能夠讓你生存下去卻又被視為卑賤的手段!」邋遢的講師用力拍了下講桌:「不過!這不代表我會要求各位做個無恥之徒!這些被一些自以為的人瞧不起、捨棄尊嚴的作法,就是你在重要時刻能活下去的關鍵所在!死得有夠壯烈就算是英雄嗎?錯!能為自己人帶來最大利益、懂得把犧牲和效益放在天秤上衡量過才下決定的人,才該是被尊為英雄的人!不顧世俗名義做出最佳抉擇,才是各位該要學會的觀念!坐在最中間倒數第四排的那傢伙!」邋遢的講師伸手指著那人:「如果今天你身為一處據點裡的領導之一,遇上資源匱乏、連人活下去都有困難的時候,你會怎麼做?」

「呃、啊?」似乎挺意外自己會被點到,他語氣結巴的回說:「請求物資支援吧?」

「聽起來像是正確答案。」邋遢的講師嘖了聲說:「但敵人會讓你的支援這麼容易送進去嗎?靠最窗邊還偷挖鼻孔的那個男的!」他手又指過去說:「那你的做法呢?」

那被點到的挖鼻男斜眼看了會兒,才坐好回說:「背水攻進敵人陣地,趁隙突擊殺他個片甲不留不就結了?」

「哼,還真勇猛啊?」邋遢的講師回應個嗤鼻說:「沒能源沒力氣你想背什麼水?除了送人頭戰功給敵人以外有什麼好處?倒數第六排左邊數來第二個!」邋遢的講師手指向洛蘭拉米爾:「翠綠色的眼睛還真特別啊,嗄?你的做法呢?」

「啊?」原本以為這只是非玩家角色之間會在課堂上的劇情演出,洛蘭拉米爾愣了愣才反應過來,他想了一下後回答說:「用偷的?」

洛蘭拉米爾這話一說出來,除了眾多意外的眼光之外,還有不少鄙視的眼神都跟著投射到自己身上。說實在話,他根本沒在聽課。

不過那邋遢的講師反倒瞇起了眼,被眾多目光瞪著的洛蘭拉米爾尷尬的左右偷瞄了一下,才硬著頭皮接下去說:「在戰爭裡使用非正當手段去奪取資源應該算合理吧?像是針對敵人的補給倉庫去襲擊,或是攔截正在運送的輸送部隊之類的……吧?」

「新來的是吧?」邋遢的講師哼笑著說:「在這地方人人可都是以尊嚴榮耀為首、搶著要宣揚自己高尚廉潔。像你這樣的回答,在新人之中我可是第一次聽到。」

看那邋遢的講師似乎是等自己回應,洛蘭拉米爾正想開口準備回話時,邋遢的講師以完全不像他外貌的宏亮聲音吼說:「沒錯!做這種宵小之事固然可恥,但你們有沒有想過,因為你這被視為無恥的作法而生還,甚至引向勝利的作法而凱旋歸來的部屬們,他們會是因為你這樣的決策而感激呢,還是認為自己接受偷搶來的補給物資而感到可恥?戰爭就是互相搶奪各種資源,要是因為你決定保住你所謂的尊嚴,而輸掉了這場戰鬥。有沒有想過後續的發展?要是更多人因為這一場敗仗而喪生,那到底是搶奪偷拐敵人物資可恥呢,還是平白送了許多性命才是可恥?」

這、自己可沒想這麼多啊……洛蘭拉米爾尷尬的抓了抓頭。

聽完這講師自己不知為何如此抗愾激昂的一堂課,洛蘭拉米爾扭了扭有些發酸的脖子,邊避開一些藐視的眼光走向自己的宿舍寢室。

這些NPC的設定還真是古老,根本是歷史課本上才看得到的“騎士”吧?自從在課堂上做過那樣的發言之後,有聽到的NPC似乎都改變了對自己的態度。

「嘿,第一堂課有沒有什麼心得啊?」同樣剛下課的卡諾提德與洛蘭拉米爾會合後的第一句話,他笑著推了推洛蘭拉米爾的肩膀說。

「喔,這裡人都挺重視榮譽自尊的。」洛蘭拉米爾聳了聳肩說:「根本就是歷史課本上才有的人。」

「哦......」卡諾提德歪著頭想了會兒才說:「應該是楚門計畫的關係吧,而且英雄論本來就比較容易提振軍心啊。」

「嘖,玩遊戲還得照著歷史進程跑,都已經被劇透完啦。」洛蘭拉米爾點開餐點列單,點了幾樣看起來比較好吃的食物才關掉視窗接著說:「早知道就不用這麼急著進來玩了。」

「哎呀,幹嘛這麼想呢?早點開始玩也能提前作準備啊。」卡諾提德拉開送餐遞口拿出兩人剛點完五秒左右的餐點,將洛蘭拉米爾的份遞給他之後才坐回自己床鋪上邊嚼著食物說:「不然到了事件發生時你還是個二等菜鳥兵,不是很尷尬嗎。」

「早點有自己的勢力是也不錯啦。」洛蘭拉米爾迅速地解決掉餐點,拿餐巾紙擦了擦嘴說:「不過玩家和NPC是要怎麼分啊,NPC身上根本沒什麼能辨識的東西啊,這樣是要怎麼跟其他玩家交流?」

「手環會顯示啊。」還在慢嚼的卡諾提德空出帶著手環的左手說:「用手環對著你要檢視的人,等個三秒左右就會顯示個人資料囉。還有啊,這遊戲裡的NPC是幾乎模擬真人的,要交朋友之類的不是不行喔。NPC們也像是現實中會遇見的人,有各式各樣不同性格和外貌的NPC。」

「我的天,遊戲還有做成這樣子的喔?」已經在喝飲料的洛蘭拉米爾微微皺眉說:「遊戲搞得跟待在現實一樣,是要怎麼放鬆壓力啊這遊戲。」

「哎,遊戲不是很多都弄得像是第二個人生一樣?」卡諾提德隨手將包裝紙扔進廢棄桶後笑說:「很多玩家也很愛把遊戲裡的角色當成另一個自己來玩不是嗎。」

「唉,這樣說是也沒錯啦。」洛蘭拉米爾搖了搖手裡的飲品:「只是這兩邊還是得要分──」

話說到一半,一聲轟天巨響傳來震得不只窗戶玻璃等物破開或大或小的裂痕,還震得耳膜生疼,讓洛、卡二人禁不住的摀住耳朵。

「怎麼回事!」洛蘭拉米爾在這轟聲未絕的空間中大喊。

「不知道!」卡諾提德聲音比較沒這麼大,他喊著的同時連帶比手畫腳表示自己要說的話:「新手導讀裡面沒提到類似的情況!」

「什麼?」聽不清又看不懂卡諾提德後半句在說什麼的洛蘭拉米爾側過耳說。

「我說──」

等不到卡諾提德到底說了什麼,宿舍位於整棟樓轉角處的他們房間、向外能見到川河的那面牆整片被金屬拳頭給砸個稀巴爛。

「唷,兩位看起來應該是新生吧?」停在他們倆面前的是一台三公尺高的劍盾型機甲,裡面的人透過廣播器跟他們說:「開過機甲了沒?要不要帶你們去玩一玩啊?」

「啊?」洛蘭拉米爾一臉不明所以的看著這莫名其妙地傢伙,而卡諾提德則是像白癡一樣張著嘴、整個看傻了眼。

「啊,該不會你們才剛入學吧?但也應該看過機甲了才對啊,不至於這麼驚訝吧?」那人抓了抓頭、金屬相互摩擦的聲音跟那動作實在不怎麼搭。

「你是誰?」這該不會就是所謂的新人殺手?從呆愣中恢復過來的洛蘭拉米爾心懷警戒、不動聲色的一手偷按在寢室門開關上問說。

「這樣子你們說話我可聽不到,等我──」

「──裡面不管是誰在都快開門!」門鈴大作的同時,寢室門上的對講機出現了個看起來滿臉急躁的男人,他瘋狂連按著門鈴邊大喊著。

「嗚啊,囉嗦的人來了。」開著機甲的那人將洛、卡兩人抓扔到盾牌扛上肩:「看來得等會兒才有辦法接著聊,可別亂動啊!」他也不管眼前這兩個新生到底願不願意,逕自往外頭跳下去。

「嗄啊啊啊啊──」從當真跳下去的那一刻起才恢復正常思考的卡諾提德非常沒用的飆淚尖叫著,雖然非自願、但洛蘭拉米爾也只能抓住卡諾提德,免得他真的不小心摔下去。

看著這還見不到廬山真面目的傢伙,洛蘭拉米爾心中揚起的不是充滿敵意的警戒,反倒是莫名其妙的好奇。難道這是什麼奇怪的入學儀式?

等到兩人一機甲終於落到了地面、還震起大量的塵土飛揚,那人放下洛、卡兩人後笑說:「哎,你們倆的反應怎麼這麼呆板呀?」

在兩人有任其一開口說話之前,機甲艙門緩慢地打開來,而從中走出來的人卻又讓他們陷入目瞪口呆的狀態。

走出來的是一位藍紫短髮、樣貌俏麗可愛的少女,唯一和可愛比較搭不上邊的是那足以傲視群雌的偉大豐胸。

「哈囉?」少女伸手在他們倆眼前晃了晃,見他們似乎真的呆愣掉了,少女才微揚嘴角露出小惡魔般的壞笑,她各看了一眼後伸手掂住洛蘭拉米爾的下顎,粉嫩的紅唇緩緩地向他的嘴貼上去。

「喔哇?!」在被親到的前一刻回過神來,洛蘭拉米爾下意識的仰身向後拱,避開了這毫無來由、對為數不少的男人來說簡直是暴殄天物的一吻後緊皺起眉罵聲說:「幹什麼啊!」

「哎唷,這樣很過分耶!」說是這麼說,但那少女卻是笑著又將手伸了過來。

竟然莫名其妙的纏上來了?洛蘭拉米爾還來不及站穩身子,只好往左邊扭腰翻身、用一個側翻拉開了兩人之間的距離。

在洛蘭拉米爾翻身看不到這邊的時候,少女露出讚嘆的微笑點了點頭,左腳斜跨前去、手搭上洛蘭拉米爾的右肩。

還來?!翻身完才剛碰到地面、腳步還來不及踏實的洛蘭拉米爾,判斷自己肯定在踏穩之前就會被抓住的他整個像是要下跪一樣沉下身形,藉這一勢頭前滾翻了出去。

不過在那之前,少女白嫩的大腿已經擋在他滾翻的落點上。

事不過三,真當我不會動手打女人嗎?!一改先前急閃的狼狽樣,洛蘭拉米爾用前滾支撐地面的那隻手撐起身體、兩腳併攏直向少女的小腹飛踹過去。

「呵,動怒不會有好處的哦。」但少女只是笑了笑,一手搭在洛蘭拉米爾的腳踝上、另一隻手抬住他的大腿,像是在揮劈那樣的動作把他整個人扔飛出去。

到洛蘭拉米爾還來不及搞清楚狀況、整個人摔在地上啃土之後,剛才那瘋狂連按門鈴的男人才從距此少說有近公里多路程的宿舍門前一路狂奔過來。

「噗咳、咳,唯音,拜託、別一直、亂搞好嗎?」從他喘得連話都講不清楚和散亂的衣裝外貌可以看出,這一路上是真的完全沒停下來過:「要是、又出了、什麼意外、會、很難收拾啊!」

被稱作唯音的少女伸手幫洛蘭拉米爾站起身說:「哎呀,有新生當然要趁早招收啊,而且他好可愛呢!」少女在替他順手拍掉塵土的同時趁機偷親他一下,給了他個璀璨的笑容。

到現在還不明所以的洛蘭拉米爾愣愣地看著兩人,少女才笑著用手環輕碰他的手環說:「之後再見囉。」

等到少女和那男子離開了之後,一直沒說話的卡洛提德才毫無預兆的冒出一句:「你喜歡她喔?」

「你說啥?!」洛蘭拉米爾用差點扭到脖子的速度轉過頭去瞪著卡洛提德說。

「別裝死了啦,你只要是在看女孩子的時候微微動了動耳朵,就是對她有意思了。」卡諾提德輕嗤了聲笑說。

「靠、靠!難得會有女孩主動,這麼可愛的不給點反應才奇怪吧!」洛蘭拉米爾講到這才真正臉紅了起來。媽的,自己怎麼從來都不知道自己有這種習慣?

「可是啊,我現在要說一件毀天滅地的事實喔。」卡諾提德深呼吸了口氣才接著說:「她是NPC。」

「......」

「......」

「你有沒有帶刀子之類的東西?」

「幹嘛?這樣就想尋短喔?」

「不,我要先捅死你這個王八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平丸廢也 的頭像
平丸廢也

拖稿專家

平丸廢也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